哇!繁體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武侠修真 > 乡官:挡不住的诱惑
加入书架|投推荐票|错误举报|txt全集下载

正文 33.喊不出来

    白镇长站了起来,看着李振东,笑着说:“呵呵,坐吧,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,你叫李振东吧?我看过你的档案,很不简单,还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,呵呵。”

    马秀英和李振东坐到旁边的沙发上,白镇长也坐下来,指着李振东面前的茶几,说:“喝茶,自己倒,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李振东心说:“这个白镇长表面功夫倒真的不错,和蔼加严肃,当真看着像个好官。”

    “振东,以你的条件,要是去省城或者其他城市,可是有更好的发展,干嘛要回来呢?”

    白镇长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没打算在家常住,可是我娘死的时候,竟然没看到我最后一面,心里愧疚,对不住娘,决心在家发展,最起码每年清明能给娘说说话,送些钱。再有,我回来,看到咱们镇的变化很大,通信交通的发展更是快速,一点也不比城市差,我觉得自己留在家乡,比去城里发展更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错,咱们镇其实就需要你们这些人才,行,我看好你,这次公务员招聘考试,你可要努力,争取考个头名,呵呵。”

    白镇长的话让李振东心里松了口气,显然那四个字:我看好你。很是重要。

    “嗯,我会努力的,不会让镇长失望。”

    李振东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镇长,那就这样吧,阿东一直没回来,我带着他去镇上转转。”

    马秀英说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带着振东去外面看看,我就不出去啦。”

    白镇长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李振东也站了起来,对着白镇长笑笑,却没说话,他心里虽然知道这个时候,喊一声:白叔,肯定会让白镇长对自己亲切些,可是这两个字,卡在喉咙里,就是喊不出来。

    李振东告别了马秀英,骑着摩托刚出镇政府大门,就看到一辆黑色轿车,对着自己就冲了过来,慌忙停下摩托,想跳下躲开,“嘎吱”小轿车停了下来,车窗里冒出一张胖脸,笑着说:“哈哈,吓到了吧?老同学,你来这儿干嘛?不会想来这儿上班吧?这儿可不是谁想来,就能来的,不过,我是不想来,要是我愿意,这里的各个部门,我都能进去。”

    李振东看着胡少鹏那得意的脸,心说:“这小子现在变坏了,上学那会儿,虽然我一直欺负他,可是我们还总是哥们儿,现在这小子竟然一直打击我,想着让我出丑,唉,还是先让他得意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来这儿找个人,你来这儿干嘛?不会找你老爹吧,对了,有机会,让你老爹给我们村支书打个招呼,给我搞一片宅基地怎样?”

    李振东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说,不过,现在我没空,我那朋友的水泥厂,想再扩建,也想要土地呢,就这样吧,你先回吧,我去里面找找。”

    胡少鹏说完,直接开着车,向镇政府大门驶去。

    李振东低声说:“放心吧,老子很快就来这儿上班。”

    不过,想起自己的这个工作,是人家马秀英的功劳,李振东的心就一阵的沮丧,忽然手机响了起来,田妮悦耳的声音响起:“阿东,人家想你啦,今天去人家家吧?家里没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李振东合上手机,心说:“胡少鹏还真的没在家。”

    胡少鹏此时,开着车,来到镇政府大院,停下车,迈着小短腿,直接来到了土地所所长,也就是他老爹的办公室,他不知道自己的媳妇,已经把人邀请到自己家啦。

    “爸,我说的那块地,怎么还没批下来?我们第二批设备马上就要运到,真是急死我啦。”

    胡少鹏看着桌子后面的中年人很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块地,张书记同意了,可是不知姓白的怎么知道啦,他竟然直接告到县里,县土地局局长狠狠把我批了一顿,现在姓白的掌管着这块地,张书记都不敢过问啦,依我看,你的钱也不少了,干脆再发展其他的项目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第二批设备,可是花了很多钱的,要是建不起厂房,不能多出这两条生产线,我可就亏大了,这几年的钱都没啦,要不,给姓白的送些钱?”

    胡少鹏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好吧?要是咱们和姓白的走到一起,张书记肯定把自己当做敌人,到时候,弄不好两面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胡所长有些犯愁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也不是好东西,他这个老东西收了咱们多少好处,还,还抱着田娟在办公室,占了老子的大便宜,现在不但不能老子办事,还不行让老子自己办事,真是个老……”

    胡少鹏气的一时就想大骂。

    “住嘴,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,张书记是谁?别人不知道,你老子我心里清楚,他要是想弄死你,就像捏死一只蚂蚁,姓白的也就是现在仗着上面那个人,张书记说了再有两年,绝对让姓白的滚,到时候,你老子说不定能混个镇长。”

    胡所长说着,忽然打住,接着快步来到办公室门口,确定没人,才缓缓地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两年,两年我们的设备都是一堆废铁啦。”

    胡少鹏气的坐在老爹的办公椅上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们这么冒进的?干什么事,就没个计划,连和我打个招呼都没有,废铁就废铁吧。”

    胡所长看样子是准备放弃啦。

    “爸,当时我不是觉得你是所长吗?批一块地还不是挥笔了事?谁想到会出现这个情况,他娘,要是真的逼急了我,找几个人把姓白的抹了。”

    胡少鹏眼里冒着凶光。

    “啪”一个耳刮子,打在胡少鹏的胖脸上,胡所长瞪着双眼,大声骂道:“你想作死就回家跳到茅坑里,省着连累全家,谁给你的胆子?你要是敢背着我犯这么大的罪,你以后不是我儿子,现在给我滚回家去,省的家里没人,你媳妇埋怨家里冷清,不愿回去,没我的话,不准出门。”
Back to Top
自动
滚屏
速:-